JoomlaLock.com All4Share.net

如何修習脈輪啟動疏通法?

中脈不通而能成佛(佛即大覺之義)者,未之有也。

脈輪啟動疏通法,把呼吸法、念誦相應的咒音和觀想這三重方式和諧地配合,達到有效地啟動開啟我們的氣脈(特別是中脈)和七輪之目的。

 

“脈輪啟動疏通法”,這裡“脈”是特指從頭頂百會穴處的梵輪到會陰穴處的海底輪貫通上半身正中的“中脈”

瑜伽學認為人體中有七萬多條氣脈(氣脈即“氣”在體內流動的通道),中脈是這七萬多條氣脈之總脈。

如中脈暢通,則全身氣脈隨之暢通。

 

什麼是“氣”呢?“氣”是人體中能量和功能的總稱

一般人的氣脈有這樣幾個特徵:1.氣不充足;2.氣不清淨;3.氣不通暢(即氣流動的通道“脈”不通暢)。

呼吸屬於“五大”中最粗淺的“風大”,而經絡和脈輪裡流動的“氣(能量)”則屬於“風大”的精微部分。

經絡和脈道裡的氣不充足、不清淨和不通暢,則首先表現於外在呼吸的粗重和短淺。

因此我們瑜伽的修行很注重調息,即注重呼吸的深長。

“深”的意思是吸氣時,感覺將氣充滿到全身,呼氣時感覺將全身的濁氣、廢氣全部呼出去,而不僅僅是將肺裡的氣呼出去。

“長”的意思是每次呼吸都要盡可能緩慢地吸滿呼盡。

瑜伽的呼吸法有很多種,但無論其如何變化,都是在呼吸深長的基礎上的變化。

呼吸的深長是一切瑜伽調息中的基本原則。在我國傳統的養生中,調息則名之為“吐納術”。

吐納術在中國傳統養生中至少有四五千年的歷史了。

上古時期的“熊經鳥伸術”和秦漢後的“六字訣”等是吐納術中的代表。

 

我們“生命淨土”修學系列的第二盤“脈輪啟動疏通法”,首先是通過外在的深長呼吸來啟動經絡和脈輪裡的氣,讓氣充實、清淨和暢通。

同時對於每個輪再配以不同的聲音(瑜伽術語稱之為“Mantra”,譯為咒語,又名真言。因為瑜伽學認為,宇宙和人類都是由最初的聲音不同的振動頻率下化現出來的,故宇宙的原始聲音即咒語是萬物之母),如胸輪配以“吽”音,頂輪配以“嗡”音等。

在呼氣時發不同的聲音,聲波(咒音)可以啟動不同的輪。

這是歷代瑜伽師們在長期的修學中,發現不同的聲音可以啟動不同的脈輪。

除了相應的呼吸和聲音以外,我們還有更重要的方法,就是通過相應的觀想來深度地啟動和開啟中脈和中脈上的七個輪。

呼吸法、念誦相應的咒音和觀想這三重方式和諧地配合,達到有效地啟動開啟我們的氣脈(特別是中脈)和七輪之目的。

 

在傳統瑜伽中,通過疏通脈輪的修行來獲得祛病健身和開悟解脫的,最有代表性的流派是昆達裡尼瑜伽和我們的皇冠瑜伽。

傳統的昆達裡尼瑜伽是以自力的方式來暢通中脈和開啟七輪,即通過禪觀方式首先啟動位於海底輪的“昆達裡尼”。

“昆達裡尼”又名“靈蛇”,因為這個生命能量,這個生命力量在未開啟之前像冬眠的蛇一樣盤蜷沉睡在會陰穴區的海底輪內,故名“靈蛇”。

啟動後的昆達裡尼沿著中脈一路上升,上升到哪一個輪,即啟動開啟那個輪。

最後昆達裡尼上升至頭頂頂輪(梵輪),開啟頭頂頂輪後,修學者即可獲得開悟和解脫。

這是以自力的方式獲得暢通中脈、開啟七輪並最終獲得生命的開悟和解脫。

這種方式因依靠自修和自力來實現,故稱之為“自開”。

 

在我們的“脈輪啟動疏通法”裡,除了保留傳統昆達裡尼瑜伽的“自開”核心外,我們還有皇冠瑜伽獨有的“他開”法,即通過源源不斷地接收導師的能量和加持力來為我們疏通中脈和開啟七輪。

這是借助他人(導師)之力來達到疏通我們中脈和開啟七輪的方法,所以叫“他開”。

 

皇冠瑜伽的“他開”和昆達裡尼瑜伽的“自開”在途徑上正好相反。

昆達裡尼瑜伽是從七輪的最低輪——海底輪開始啟動昆達裡尼(生命能量),

並引導昆達裡尼(生命能量)一步一步地向上走,最後到達頂輪(梵輪)。

皇冠瑜伽的昆達裡尼(生命能量)不是來自我們的海底輪,而是直接來自我們的導師!

我們的導師又來自他的導師們……如此皇冠瑜伽的昆達裡尼則凝聚了歷代瑜伽大修行者的生命能量,

所以皇冠瑜伽的昆達裡尼(生命能量)無比強大而精純。

故在我們的“脈輪啟動疏通法”修行裡,在修學者接收導師和導師的導師們的昆達裡尼(生命能量)和加持力時,

這個能量和加持力是從七輪中的最高一輪——頭頂梵輪源源不斷地進入的。

來自導師的這個昆達裡尼(生命能量)和加持力將首先開啟梵輪。

中脈是全身七萬多條氣脈之總管,而頭頂梵輪則是七輪之總管,它統領其餘六輪。

一旦我們的梵輪開啟後,其餘六輪將隨之開啟。

 

傳統瑜伽從最下的海底輪一步步向上開通中脈和七輪的方法,類似於古代一個出身低微的人向上流社會晉升一樣,會非常吃力。

因為它是逆勢上升,逆水行舟。皇冠瑜伽自上而下的開通方法是一種順勢而下,順水推舟,故變得容易而省力得多。

另外,傳統瑜伽(即昆達裡尼瑜伽)的自力開通中脈和七輪的方法功效很緩慢,因為對於一名剛剛瑜伽入門的修學者來說,

其自身的能量和力量是非常有限的,故傳統的昆達裡尼瑜伽僅僅啟動和啟動海底輪處的“昆達裡尼”,往往就需要兩三年甚至更久。

皇冠瑜伽是將歷代導師的昆達裡尼(生命能量)和加持力源源不斷地傳輸給修學者,

修學者借助這個強大的昆達裡尼來疏通中脈和開啟七輪,對於修學者來說,此方法最為穩妥、快速而且徹底。

在瑜伽學中,有一個基本哲學觀念“人是一個小宇宙”,即人全息著宇宙的全部,或人潛含著宇宙的全部。

這一觀點和我們中國的傳統哲學十分吻合。

 

當代的全息論認為,人是一個宇宙的“全息元”,他以資訊的方式全息著整個世界。

人的身心的展開,就是整個宇宙;宇宙的濃縮就是一個個具體的人。故孟子曰:“萬物皆備於我。”

瑜伽學認為人體中脈上的七個輪,不止是全身能量的供應中心和調控中心,

它們更是不同生命(意識)層次的“全息元”,每個輪對應著一個生命層次或叫意識層次。

 

傳統印度瑜伽學將生命的層次大體上劃分為八道,即地獄、餓鬼、動物、人類、阿修羅和天人這六道,再加上神(仙)道和聖道。

後來佛陀又將其細分為十道,即地獄、餓鬼、動物、人類、阿修羅和天人這六道,加上羅漢道、緣覺道、菩薩道和佛道,則成“十道”。

佛陀對六道外的細分有細分的好處,傳統瑜伽沒有進一步的細分則沒有細分的優點。“道”又名“界”,六道即六界。界是“境界”的簡稱。

 

什麼叫“境界”呢?心起為境,性分為界。

當我們的“心(意識)”處於不同的狀態,我們的所見是截然不同的,即所見之“境”不同。

不同的心即會出現不同的境,因心不同故而境亦不同。

如同一個月亮,悲傷的人見之為悲,歡喜的人見之為喜。此即所謂“月印人心,悲喜不同”。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也是同理。我們感受到的和看到的這個世界之所以是這樣,而不是那樣,是因為我們處在如此這般的意識狀態之故。

如果我們處在夢中或動物的意識狀態,我們眼中的世界就會是另一種樣態。

我們生起什麼樣的意識狀態,我們也就同時獲得了什麼樣的外境。

什麼樣的心與什麼樣的境是同時生起的,是互動的和互相依存的。

我們進入什麼樣的意識中,我們同時也就進入到了相應的情境(世界)中。

這就叫“心起為境”。

 

性分為界”的意思是:

當我們處在某個意識階段(狀態)時,我們就擁有與這個意識階段(狀態)相應的生命特徵和屬性。

比如說,我們現在是人,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是處在人的意識階段(狀態)中,我們因此擁有了唯獨“人”才有的特徵和屬性,

這種唯獨“人”才有的生命特徵和屬性,就叫“人性”。

因為我們擁有了“人”獨有的特徵和屬性,所以我們得以將自己和處於其他意識狀態的生命群體(如動物等)之間區分開來。

這種人與動物之間因生命特徵和屬性上的不同,而自然形成的界限和分界,就叫“性分為界”。

“性分為界”的“性”即特徵和屬性之義。

六道之間或十道之間的不同是生命內在狀態即境界的不同,也即各自所處生命(意識)階段的不同。

 

當我們生而為人時,我們的生命(意識)當然是處於“人”的階段(狀態)。

此時“人”的生命(意識)處於顯化和壓倒式優勢地位。

我們會因為越來越深入地認同人類所處的這個生命(意識)的階段(狀態),而傾向於忘卻和否定其他生命(意識)的階段(狀態)的存在。

但傾向於忘卻和否定其他生命(意識)的階段(狀態),不等於其他生命(意識)階段(狀態)就不存在。

無論我們對其他生命(意識)階段(狀態)的存在,是肯定還是否定,它們仍然一點不少地存在著,

只不過它們是以弱勢和潛藏的方式存在著,它們構成了我們的“潛意識”。

物理學家說物質不滅、能量不滅。

我們生命學則堅持認為生命同樣不滅,意識同樣不滅——它們可以以不同的階段和方式存在著,或以潛在和顯在的狀態交替轉化著,但它們從不消失。

 

當我們是人時,“人”這一生命(意識)處於顯化和強勢狀態,

而地獄、餓鬼、天人和佛陀等另外五道或九道的生命(意識)則處於潛化狀態而成為我們的潛意識。

當我們生於地獄中時,“地獄”這一生命(意識)則處於顯化和強勢狀態,而其他五道或九道的生命(意識)則處於潛化狀態而成為我們的潛意識。

其他各道亦複如是,我們可依此類推。

 

從生命(意識)的潛顯關係上來講,每一道都是一個獨立的“全息元”,全息著也即潛含著其餘所有“道”的生命(意識)。

如“人道”即潛含著地獄道、餓鬼道、菩薩道和佛道等其餘“道”的生命(意識)。

如此,六道因互含則成為三十六道,十道因互含則成為百道。

拿人道來講,人道中的我們自然是“人”的生命(意識)處於最顯化和強勢的狀態,

但在一些人身上,則擁有很深重的邪惡,時刻為邪惡的衝動所驅使和折磨而不能自己。

邪惡屬於地獄。如此之人,外表雖是人,但他的生命(意識)是處在地獄狀態中的生命(意識),他此時此刻即生存於地獄之中。

佛陀也是人,但他因全部化除了六道中各道生命(意識)裡的負面和陰暗成分,故他的生命(意識)因無雜質而時刻處於聖人的覺醒和解脫狀態。

儘管他從外表看上去仍然是一個和你我一樣生活於人道中的人,但釋迦牟尼於菩提樹下獲得大徹大悟後的四十九年人生裡,

他因隨時隨地生活於圓覺的聖道(即佛道)之中而不再是通常意義上的“人”。

所以說,我們是什麼不依我們的外形來定,而是依我們處於什麼樣的生命階段(意識狀態)而定。

 

瑜伽修行是什麼?修行就是通過內在禪觀的方式來認識自心,即充分而徹底地朗現和淨化生命(意識)的各個階段和其全部內涵,

換句話說,就是對生命(意識)所有境界的如實地洞見和徹知。

 

瑜伽和印度教、佛教、耆那教和中國的道教等宣導的通過修行來“打破輪回”“超脫六道”的意思,

不是說在六道之外另有一個什麼“道”,而是對六道通透的瞭解和洞見即是“超越六道”!

解脫是就著六道而解脫,是不離六道而解脫,不是到了六道之外另有一個什麼解脫。

解脫是對六道的解脫,是六道內的解脫。

我們對六道認知得越透徹,越是不為其所迷所束,不為其所惑所欺,即名“解脫”。

如果我們只對六道——生命(意識)的六個基本階段和狀態,只認知和領悟了一部分,

佛家名之為“羅漢”或“菩薩”,儒家則名之為“君子”或“賢人”。

如果獲得了全部的認知和領悟,佛家則名之為“佛陀”,瑜伽和儒家則名之為“聖人”。

 

但需要注意的是,佛教和印度教等,是通過對六道的分別認識來徹悟生命(意識)之全蘊的。

而以儒家為代表的中國文化,則是通過將整個六道或十道全部納入“人道”之中來對生命(意識)的全部階段和內涵進行通透的認識和證悟的。

故儒家不談六道或十道,只談如何了知人之為人的人道,只談如何徹知六合之內的人道之全蘊而獲生命證悟。

孟子曰:“學問之道,在於盡(人之)心。”又曰:“盡其(人之)心者,則知其性也。知其性者,則知天(生命和宇宙之本體)。”

因為“人道”像所有其餘的“道”一樣,完整地潛含著所有其他的“道”。

徹盡人道之理,即是徹盡六道之理或十道之理。

人性之朗現即是全部六道或十道之全蘊之朗現。

但印度的瑜伽則通過一條既不是佛教也不是儒家的道路,而是通過疏通中脈和開啟七輪的方式,

去覺醒生命(意識)的各個層次,最後將各個層次的生命(意識)全部統攝於頭頂梵輪而獲得生命(意識)最後的圓滿大覺。

故密宗瑜伽說:“中脈不通而能成佛(佛即大覺之義)者,未之有也。

這句話中的“中脈”不可僅僅理解成一條從頭頂到會陰的能量之脈,

而是需要將其理解成一條貫穿和連結七輪(即生命的七個基本層次和狀態)的通道,

通過這個通道將生命(意識)的各個層次整合在一起而成為一個完整的生命(意識)。

此時所有層次的意識將不再是潛在意識,而是全部成為顯在意識,這即是大覺或圓覺之義。

 

印度教以及佛教和耆那教等印度傳統文化,為何主張直接對六道進行深入瞭解來獲得開悟和解脫?

中國儒家文化又為何主張“子不語怪力亂神”而不談六道,不談鬼神(地獄和餓鬼道為鬼,天人為神),

只需緊扣人道而徹盡之,即可獲得生命的終極覺醒而成賢成聖?

若展開詳述其中學理之趣向,門徑之曲折,可能需要百萬字甚至更多,才能充分地論說清楚。

以後等有了足夠的時間,我想我一定會將東方(中印)這數千年來的生命哲學和生命修證所涉及的主要問題和理趣路向等,

進行全面的梳理並系統化地表彰出來。但在此,我們只能撮其大要,點到為止。

 

最後修改於週六, 20 二月 2021 03:32